见证口腔里的人类奇迹,愿好大夫终有好归属

今天晚上很激动,激动的有点睡不着,因为明天早上又要去见崔老师了,又要见证口腔里的人类奇迹了。

十二三岁时,我的一颗主力大牙破损,跑了市医院和两个诊所都说得拔掉换假牙,最后落到人医崔老师手里,硬是给我来了个镂空雕花。跑了一个多月做针管,跑了三次做石膏,我拥有了一颗天然与人工完美结合的主力大牙。

就这么啃了十年,那颗曾被判死刑的大牙都没出过毛病,我的下排小门牙有点歪,一颗尖牙也是龅牙,很多“好心人士”都劝我去矫正牙齿。可是一到崔老师那,虽然他是我市正畸专家,省级市级各种口腔常委,还是极力劝我能正常咀嚼即可。因为我在服用激素牙齿,也比正常人松,他矫正了无数个孩子的牙齿但他并不推崇正畸。

从此以后,我就落下一个烙印,不给病人洗脑,正畸的口腔医生才是好的口腔医生,不给病人洗脑做近视手术的眼科医生才是好的眼科医生,此后我遇到的两位颌面外科专家也是反复不建议我正畸,更加验证了我这种偏激想法。

10年过后,那个主力大牙开始各种毛病,不知道是智齿的挤压,还是我经常用它去嚼硬物,如同一个完好的房间,10年前拆了天花板、地板盖了顶棚和悬空支架,10年后东西南北面墙依次被掏空。崔老师以他精湛的雕刻技术,四根单梁足以假期整个房屋,后来又是三根,一根,两根,到现在的半根。

期间去北大口腔看过,想咨询职称更高的专家拔掉装假牙是否更靠谱,北大口腔的专家看了那颗主力大牙惊叹不已,转身抄出索尼相机给我猛拍特写,请问我是不是找他们院内某某教授做的豆花雕龙,我惭愧地说不是,就是小地方的一位老牙医。

后来又去协和口腔咨询,协和专家也是赞叹不已,掏出手机一阵特写,问我是不是去北大口腔做的踏马飞燕,我说不是,只是一位一周坐五天全诊的副教授。

超15年牙科看下来,我认定的好大夫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把每颗牙齿看作一个器官,器官当然是自己的最好,所以一切治疗,第一目标都是保住原有器官。修修补补保障基本生活地用下去,直到它崩溃彻底无法医治时,再放弃治疗,连根拔掉。

没记错的话,崔老师应该快退休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安享晚年,还是另起炉灶。两年前去找他看智齿,头发白了,腰板还挺直,麻药打额额刚刚好,又拔又切又割又缝,对比那些拔智齿疼一月半月的,我感觉我只是去做了次牙齿按摩。

头几天有网友跟我评论,医生和病人都是韭菜,那几个管理者才是收割的庄家,私立医院这话没毛病,但是公立医院,我觉得他不该如此,至少追求不该如此,愿天下好大夫终有好归属。

原创文章,作者:灭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meng.net/10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