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司机”是山中鹿之介,又如何?

昨天如预料之中,挨骂了。我说那啥司机,不是山中鹿之介,他顶多是个演员。

很多人不爽,我理解。虽然我本人不由情绪来左右,但我非常清楚,这世上绝大多数人,就是情绪体。

人们往往会用代入感来理解一个人或者一件事,而很少去思考自己代入的参数,对不对。

如果大学里你选修课上过国际政治,老师会给你讲一个概念,叫做大国安全边界。

你注意这个词儿很有意思,大国安全边界,有定语的,大国。

为什么?因为历史上的小国,很多就没有恒定的一个所谓的边界,何谈安全边界。

我们今天就聊一个历史上的小国,日本战国时期的尼子国。

我那天提到山中鹿之介,日本战国时期的名将。原名山中幸盛。他爹是大名尼子家的重臣,官位做到过三河守,叫做山中满幸。

鹿之介的青年时代就是毛利侵占尼子氏地盘,尼子没落的这么一个过程,所以他后来终身只做一件事,替尼子氏复国。

为此他做过很多事,起兵,被毛利平息,被捕,越狱,反正可劲儿的折腾。

逃出来之后呢,跑去找毛利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盟友。找来找去就找到了信长。

信长要统一日本,肯定是支持他的,送给他一匹马,让他回家去跟毛利捣乱,这匹马叫四十里鹿毛。

反正搞来搞去,怎么也搞不成,有一段时间他甚至带着400余名尼子家残党流落到海上当海盗。

跟过信长手下的明智光秀,一直到后来,丰臣秀吉,当时还叫羽柴秀吉进攻毛利的时候,他投靠了秀吉。

秀吉是很喜欢鹿之介的,名将嘛,能力是有的,虽然轴了点。

秀吉是后来的天下人,信长的继任者,以他的战略眼光不可能看不出来,尼子氏是没法复的,就算借信长的力量灭了毛利,尼子的老地盘也不可能还给尼子,肯定是分封给信长的手下将领。

而且很明显,这件事本身就毫无意义。

尼子只是个大名,就算曾经很牛,那也就是个地主,或者相当于一个曾经牛过的商号。

尼子毕竟不是天皇,你说要是天皇没了,武士们发疯一样的要找补回来,这都能理解。只是个大名没了,在战国时期天天发生,根本不算个事儿。

你看,秀吉没有上过大学,也没有学过大国与小国的差别,但是他一分钟就能想通这点道理。

其实多数人都能想通。只有鹿之介很轴。于是秀吉总想着,能感化他。

毕竟并肩作战嘛,我帮你一次,两次,三次,人心都是肉长的,总有捂热的那一天,久而久之,你知道事不可为,也就算了,回头来帮我,咱俩合伙呗。

所以秀吉就安排他去守上月城,处在毛利和信长地盘的交界处。

给他个几千人,他被毛利干光,再给他几千人,又被毛利干光。

你要知道那是日本,日本的兵没那么多的,不是咱们过去打仗动辄出个几十万。

毛利倾巢出动,也就几万人,日本战国就是这么一个规模。

秀吉自己当时还是信长手下的将领,他也亏不起呀。

所以他就劝鹿之介,回来,回到信长的前方大本营,姬路城里面来,我们保护你。

鹿之介这哥们轴嘛,一直很轴,他就不干,一次又一次的表态,拿自己性命做抵押,问秀吉借兵,死守上月,他老想着能趁机恢复尼子。

最后一次毛利出动大军,一定要干掉鹿之介,秀吉为朋友也是两肋插刀,拼了,带着全部兵马去保护上月城,这种行为在秀吉一生中极其罕见。

问题是,秀吉要冒险,信长也不答应,一道又一道命令的催他必须返回姬路,放弃上月,秀吉无奈,只好撤了,临走还不放心,派人冒死去给鹿之介送信,最后一次劝他跟自己一起撤。

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不来,这哥们死活不撤。最后被毛利俘虏了,俘虏了也不安生,还要刺杀毛利元就的儿子,吉川元春。刺杀不成,被砍死了。

很明显,鹿之介不是什么坏人,这哥们名将,勇敢,执着,忠诚,如果要夸他,可以用很多词儿。

这位真不是演员,如果是演员,也瞒不过秀吉。毕竟真田昌幸这种前三的聪明人,一眼就被秀吉看穿是个表里比兴之人。

但是忠诚如鹿之介,依然是个坑货。

首先他坑死了很多尼子家的旧臣。

这些人本可以不需要胡搞瞎搞,他们可以出仕别家,这在战国时期再平常不过。

其次他坑死了很多秀吉派给他的援军。

你要知道这帮人很无辜。

我只是来帮忙的,这就是个任务呀,任务完成了要回家吃饭的呀,你鹿之介要不要恢复尼子的地盘,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呀。

但是很无奈,一次又一次地被他拿去填坑,做了炮灰。

再次,他坑朋友。

所有帮过他的人,无论是信长,秀吉,任何人,只要沾着这哥们,一律都是亏损的。

尤其是秀吉,赔了感情又赔兵。

最后,也是最不应该的,他坑了主公。

他的主公是谁?尼子家的子孙,尼子胜久。

尼子胜久当时已经出家了,在京都的东福寺,赏樱花,赏红叶,乐不思蜀。东福寺内的洗玉涧通天桥,每到秋季,就是京都观赏红叶的最佳观景地。

而且还很有钱。

日本的和尚和我们的不一样,人家的和尚能娶媳妇,儿子还能继承寺庙,日子过得那是红红火火,有滋有味。

鹿之介是有病啊,非逼着尼子胜久还俗。

如果他真心为了尼子家好,真心为了主公好。人家信长当时已经答应了,让他家主公尼子胜久留在信长的身边,做信长的直臣,安全为重。

等信长统一之后,会给尼子胜久一块封地,让他继续做大名。虽然不如他们尼子家辉煌时那么大,这也算复国了不是么?

但是山中鹿之介是个赌徒,死活不干,非要拉着主公一起去守那个根本守不住的上月城。

结果城破,尼子胜久与毛利谈妥,自己切腹来保全下属的性命。

多好一个人,多有担当的一个主公,生生被他坑死了。

而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你仔细想想是很荒诞的。

如果你觉得鹿之介这种行为叫做忠,那慕容复算什么?

金庸为什么在作品里给了郭靖以极高的评价而给了慕容复负面评价呢?

说穿了,忠诚与虚妄是两个概念。郭靖那个才叫忠,慕容复那个只能叫妄。

原创文章,作者:灭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meng.net/16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