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昨天放出的苏州取消限购的消息

很多读者都看到了,各家媒体都在报道,说苏州包括园区在内,都要取消限购了。不过很大可能只是放出来试试水,后面很快叫停,也无需稀奇。

我第一个工作过的城市就是苏州,我第一个工作过的地点就是苏州的园区,那时候房价是低于4000的,我走的时候也没高于6000,后来听说涨到了3万,再后来就不知道了,没关注过。

3万那阵子有前同事买,也有前同事卖。买的那个是卖掉了上海的房子,工作调动,去苏州买的,卖掉的那个当年和我做同事的时候,他还是应届硕士。

记得我催他赶紧提交代码,他跟我说,你再催我,我就从楼上跳下去。我笑着打开窗户,对他说,You jump, I jump。大家都笑了。

后来他也去了苏州,应该是1万多点在园区买了两套房,后来3万多的时候卖掉了一套,赚了300万。

我想,那会儿双方都觉得自己赚了。就像有个段子,股市和楼市的段子,一个卖股买楼,一个卖楼买股,互道一声那啥,都觉得自己是对的。

对于楼市的看法,我没有那么悲观,也没有那么乐观。我觉得这个事情其实很简单。

我们来看看到底还有没有钱。

我认为是有钱的,这不是轻飘飘的三个字,而是有数据可以参考的。

钱当然是有的,你看下各个银行那些私人银行账户,以及VIP账户,会发现其实相当一部分人账面上趴着很多钱。

那么现在的问题来了,他们有钱,为什么不买房呢?

第一个可能,有别的投资渠道。

这个可能性不足以说明当下的局面。因为如果你现在有,过去也应当有呀,过去为什么这些人沉迷于买房呢。说明投资渠道没有你想的那么多。

或者说,即便有,也未必有那么大的资金池的容量。

资金池这个概念,可能大部分人都感受不到。起码我年轻的时候就感受不到。

如果把时光回到十多年前,我的盈利是以倍计的,不是百分之多少,是多少倍。

后来收益率是狂降的,并不是环境发生了变化,也不是方式方法发生了变化,而是池子的边界已经探到了。

你最初是一个人,在梁山脚下晃悠,打劫了哪个客商都是无本万利,都是巨大的收获。

可是后来整个梁山都是你的,打梁山路过的客商是有限的呀,总不可能全天下的客商为了被你打劫,都绕路梁山吧?

而此时你手下也有了108将,你发现客商都没有108个,明白这意思么?

大部分山寨头领,都是闲坐的,派不上用场。十个头领就能把梁山过路的都给劫完了,哪儿用得着后面这些。

我那天为啥聊钱与事业的关系,稳定态与非稳定态的关系,兵与地的关系,就在于这里。

打仗,不是兵越多越好,兵再多,受制于地形,能接触敌军的只有前面那些。这就叫池塘的限制,不是每个池子都能无限制容纳资金的。

而在美国,股市就是最大的资金池,在我们国家,楼市就是最大的资金池,相当于一个大平原,你不用担心你的兵派不上用场。这是别的投资品种不具备的。

所以,投资渠道不太可能是富人不买房的原因。

第二个可能,限购。

这个可能性有,但不会是主要因素,因为可以代持。当然,肯定有影响。我想,取消限购的消息,就是针对这一点。

这里面有很多可以操控的预期。

大号记忆承载今天聊,我就是教你诈。

诈这个东西,本身就是普遍存在的手法。你比如放松限购,然后马上停止。这就可以对两拨人构成预期导向。

一波是投资客,让你始终有想法,吊着你。一波是卖房者,让你觉得可以卖个更高价,你就不会急于出售,那么就可以减轻当下的卖房压力。

真要是放开限购,一旦发现没有足够的购房者,这反而会形成反向预期。会让更多的卖房者挂牌。

所以暂时解禁,马上恢复,才是最好的策略。

按说到这里,咱们的问题已经聊完了,但是我把限购排在第二位,说明它固然有作用,肯定不会起到决胜局的作用。

所以我们要看影响力更大的因素。

第三个可能,贷款。

我觉得这个影响力要比前者大多了。限贷,或者首付比例太高,买房的意愿是很低的。

或者说,这时候还愿意买房的基本上都是刚需,改善型的都不多。因为改善没有那么急迫。

第四个可能,谁来接盘呢?

我觉得这才是最大的原因。我给你列举原因,是按照影响力逐次放大的。

有没有富人能够不贷款,用代持的方式买楼?

有,但是他们为什么要买呢?

他又不是自住,又不是改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肯定得有人接盘呀。否则他的盈亏比怎么算都不划算。

可是疫情影响了什么?影响了消费预期。

我为什么没有说就业,说的是消费预期?因为这才是因。

吃牛肉的,一旦不吃牛肉了,卖牛肉的就吃不了猪肉,卖猪肉的就吃不了鸡肉。这是连锁反应。

富人不花钱,穷人是挣不到钱的。

这话我重复了很多遍,我说很多人很厌恶富人的奢侈消费,实际上在商品流通的环境下,这就等于厌恶就业机会。

就业的本质就是解决问题,解决别人需求的问题,人家不提需求,你哪来的岗位?

遗憾的是,这种话很多人是听不进去的。他们一定要觉得游客花钱坐轿子,是对轿夫的不尊重。

其实依我看,你不肯花钱坐轿子,才是对轿夫的不尊重。

没啥比掏钱更尊重人的行为了。

回到正题,疫情不结束,富人对未来的预期不明朗,他就变得保守了。他变得保守了,就业机会就少了,更多的人就没钱赚了。

这就是我们最开始说的,我认为有钱,只是钱在吃牛肉的人兜里,他不掏出来,卖猪肉的人就没有岗位,也就没有钱。

疫情可不可能永远?不可能。人类历史上没有这种事。

所以我对房地产没有那么悲观。

反过来,疫情有没有结束?没有。

所以我对房地产,也没有那么乐观。

实话说完了,说一点抚慰人心的话。

其实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我是希望房价跌一跌的。

房价跌一跌,能够让新移民大城市的年轻人,轻松一点,这是对新兴中产阶级的照顾。

同时,我希望房价跌一跌的过程中,不影响成交量,不影响整个房地产行业,这是对农民工,卖建筑材料,包括装修,家具家电领域的从业者的照顾。

同时,我还希望房价跌一跌的过程,不要影响KFS拿地的热情,这主要是为了保护体制内的人不被裁减,不被减薪。

其实你看出来了,我本人的情感层面和你一样,换句话说,我们的心是一致的。我的心和每一个读者都是一致的。

这话给翻译翻译,就是说,我谁都不想得罪。甭管你是哪个群体的,是体制内的,是体制外的,是中产,是富人,还是穷人,我都不想得罪你。

我巴不得自己是希瑞,拔剑对天空大喊,我希望,然后你们人人能如愿。

问题是,很遗憾,我不是希瑞。我们清楚的发现,哪怕仅仅是上面这三个我希望之间,都是顺得哥情失嫂意的。

那怎么做呢?只有在第四个领域形成突破点。

这个领域只能是你向外看,如果一定要得罪一个人,我选择得罪美国人。

美国一旦遇到问题,就拿欧洲回血,那我们也一样的,咱们得去挣别人的钱呀。

咱只有出海挣了钱,才能让三个我希望同时出现,让家里人人都分得满意,分得开心。

这才是我们的目标啊。

原创文章,作者:灭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meng.net/24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