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辱骂”可以让人“心潮澎湃”?

“你可以笑,可以谩骂,可以鄙夷。

她不会难过,不会辩解,也不会委屈。

人心是一片荒芜的平原,黑暗笼罩,

只有偶尔一声惊雷,撕开了无际的天际。”

脏话在我们的生活里一直是个尴尬的存在。

一边从小被教导说脏话是不文明的行为,一边又无法抗拒口吐芬芳时的“爽”感。

尤其第一次背着家长说脏话时,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盒子里的宝贝。

这几天,某个朋友给我发了这样一段话:“最近我和男友同居了,有件事让我很困惑。男友平时很有礼貌,文质彬彬,但在性生活的时候好像变了个人,飙脏话、爆粗口。”

我:“嗯……那你喜欢吗?”

为什么“辱骂”可以让人“心潮澎湃”?

粗口辱骂这项技能,无论是否是BDSM圈(例如打游戏时也会祖安对喷),也无论是网调还是线下实践,亦或者结合于各种类型的项目和关系,都是无法回避且广泛存在于生活中的。

那么,

什么是dirty talk(简称DT)?

字面翻译可译作下流话、脏话、污话、粗口等,但似乎就没有了DT这个词本身带有的神韵——性爱意味。

所以,准确的来说,DT是一种带有性爱意味的撩骚。

DT并不一定要有脏字,有脏字也并不一定是DT。

可能是黄色笑话,可能是带有性意味的昵称,也可能是尺度大一些的土味情话,这些都属于DT范畴。

比如:“饭在锅里,我在床上”、“今天我没有穿内裤”等等。

这类语言表达对关系的发展有所促进。

它能让关系变得轻松调皮,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但是,

DT和辱骂他人可不是一回事

针对他人的辱骂、人身攻击等,并不属于“DT”的范畴,而是一种语言暴力。

辱骂他人不仅不能带来好处,反而会损伤你的人际关系,对他人造成心理上的伤害,甚至导致精神创伤。

而且,口吐芬芳或许能够帮助我们发泄情绪,但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高频使用脏话,或许会让身边的人误以为你是在逃避困难,从而也为你们的关系带来消极的影响。

所以,很多m说自己不接受粗口辱骂,其实很多情况是不喜欢语言暴力,一句充满性意味的撩拨谁又能拒绝呢?

当然还有说出DT的S没有应用到位的情况。

不注意场景以及呈现方式的DT表达,反而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让m产生反感。

比如:

M:“主人骂我!”

S:“你特么是傻逼么?”

M:“羞辱我吧!”

S:“平胸玩意儿。”

M:“骂我吧!”

S:“小烧逼(口音版)。”

daddy:“叫爸爸!”

brat:“有病吧 你怎么不叫妈妈?”

M:“主人侮辱我~”

S:“你大腿好粗!”

嗯,别笑,这些也许就是你们之间发生过的翻车场景。

那……一个还不错的DT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也同样举几个例子吧。当然为了过审,也只能掌握尺度。

“你的舌头该有很多用途,但****。”

“我会让它就这么留在你身上,整整一天一夜。”

“我想听你说出我的称呼,说出来(大声)。”

“跪下,闭(张)嘴。”

“告诉我你明白了。”

除了用词用句、性意味的传达、场景的契合、时机的掌握、适度的引导以外,对于说出不同DT时候的语气、音色、音调,以及身体语言的配合等等,都会影响到整场调教。这可能又要讲ASMR了……

好了,回到正题,刚刚说的“撩骚话”算是DT中最不“污”的一种了,除此之外呢,从两个大的场景(性爱、SM)中还有8个小分类。

为什么“辱骂”可以让人“心潮澎湃”?

第一大类DT(性爱):

双方对性爱互动状态的表达。

这类DT被称为“互利式”的,是双方为了让性活动开展的更好而共同作出的努力。其中又有4个小分类。

①指导式发言。指的是指导性活动中的另一方(或另外几方)开展动作的发言。

②积极反馈式发言。指的是性活动中,一方为了肯定另一方的行动而作出的肯定性的反馈。

③亲密/情感联结式发言。指的是性活动过程中,双方表达对对方的情感,从而使两个人感到更亲密、身心合一的发言。

④抒发感受式叫喊。指的是虽然没有明确的发言内容,但具有对性活动作出反馈的功能的传神表达。

有些人觉得这哪算DT,只是性生活中必要的交流,说起来自然流畅;但也有一些人觉得这些话太过令人害羞,怎么也不会说出口……

实际上,肯定自身的性需求,与伴侣开展积极的性沟通,有助于个人的心理健康和关系的发展。

伴侣在性活动中进行语言沟通的程度与性满意度成正向相关。

不过,在传统观念里,性是私密的、不洁的,有些人常常压抑自己的性需求;在这样谈性色变的环境下,表达性、享受性甚至成了道德败坏的表现……所以,很多人因为自己的性欲而感到羞耻,这自然有碍于两个人在性活动中正常地交流和沟通。

性压抑和性教育这个话题,确实有很多话想说,以后另起一篇,这里就不展开了。

第二大类DT(BDSM):

个人特殊欲望的表达。

这类就是BDSM的,偏重表达个人内心的某些特殊想法和欲望。

具体小类别如下:

①性支配式发言。指的是表达对另一方的支配、统治的语言。

②性屈服。指的是对另一方表达性臣服的语言。

③性所有权。指的是“主人”一类的发言。

④讲述幻想。指的是向对方分享个人特定的性幻想的发言。

这些内容无疑是DT中最dirty的部分:有禁语,有贬低和辱骂,有攻击性的暴力表达,有难以被常人接受的扭曲想象,等等。

这类话语在通常的语境中算是暴力言行,但DT中的这一类语言内容与性暴力是有着明确的区别的。

性暴力与DT的区别

在性暴力中,承受暴力的人被剥夺了自己的自主决定权,在没有知情同意、不是自主自愿的情况下被施暴,并没有权利喊停——在发出抗议和抗争后仍会被继续施暴;

而DT的参与者是在双方都认为这种行动可以增强性快感,双方都自主自愿、共同作出选择。

是知情同意的前提下开展的,并且在自己感到不适的时候,随时有权利喊停。

在坦诚沟通之后,在互相尊重之中,SMer之间说DT完全可以成为平等互惠的互动方式,给双方带来快感和增益。

为什么有人要通过DT获得快感?

这些内容包含着强烈的权力意味。

生活中有许多不同的权力关系,会对人的心理造成不同的影响。

通过这类DT,有些人可以调节现实的权力关系对自身造成的心理影响,从而感到某些快感和隐秘的价值感。

在知情同意的前提下,DT只是人的一种性偏好而已。

为什么DT很“爽”?

DT让人产生快乐的本质其实是在于“打破禁忌”。

我们生活在一个谈性色变的社会中,正因如此,一些言语被规为下流、淫荡,成为日常生活不再能谈论的禁忌。

所以在讲“粗口”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体验一种“破禁”的快乐。

而这些禁忌越强烈,破除的时候快乐也越高迭。

为什么“辱骂”可以让人“心潮澎湃”?

我仍旧记得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我们班有位文质彬彬的女生,她骂人的时候始终骂不出“SB”的“B”,她只说“傻子”,嗯……听起来傻子像夸人……所以在她能骂出“SB”的那一刻,对她来说破除禁忌时候的快乐也越高迭。

在跨越道德文化禁忌时,大脑分泌的循环睾丸激素水平会显著增加,而这种激素水平增加通常会降低人类的焦虑感并提升性欲。

所以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DT的快乐源泉来自于打破禁忌,如果准确的get到了对方想要打破的禁忌是什么,并且和TA一起完成这一过程,就会获得非同一般的快乐。

但是,如果你们并不匹配,或者DT水平不高,那很可能是翻车的结局。

DT看似简单粗暴,实际上是应用最广、最有效果、也是最考验水准的技能之一。

那么这就该聊下一问题了,

如何成功地实践dirty talk?

①针对性。

经过沟通,get到彼此的点是什么,然后针对性地讲出DT,不要酿成驴唇不对马嘴的惨剧。

②场景。

DT的场景也是需要关注的,通常情况下在私密环境讲会让人神魂颠倒,但是在公共场合讲则会让人愤怒。

③简短。

不要冗余,能短则短,太长的话会教人兴致全无。

④避免细节。

尽量不要讲细节,否则压缩想象空间,极其毁气氛。

⑤好用的句式。

S:命令+想做的事;

M:请求+服从+诚恳的话。

现在,那些说不喜欢粗口辱骂的SMer,现在是否想要尝试一下了?

不要急,尝试之前请仔细阅读完。

实践的注意事项

①保持开放的态度

每个人对性都可以有私人性的表达方式,DT只是一种积极性探索,并不是变态行为。

②坦诚沟通,明确合适边界

坦诚地向对方说明自己的想法和需求,并了解对方的看法和感受,一起制定出适合彼此的探索边界。

③创造自己的独特表达

可以去思考哪些是自己最偏好的内容,哪些是对方愿意听到的内容,甚至两个人可以一起探讨,创造出只属于两个人的“私密语言”。

④尊重对方随时喊停的权利

可以设定好安全词,真诚的沟通和知情同意才会是两人之间的真正的DT。

那除了可以“爽”和获得快乐以外,还有什么因素值得让我去实践DT呢?

当然有了,那就是——

说脏话可以镇痛、减压。

爱说脏话的人还更诚实。

除了发泄情绪、令人心情舒畅的功能以外,口吐芬芳还能镇痛、减压、甚至提高团队生产力……(怪不得大家常常忍不住$%^&@……)

那么,下面就来正经地分析一下,

说“脏话”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好处?

(以下观点来自于荷兰蒂尔堡大学的研究者Adrianus Vingerhoets等人的研究报告。)

①口吐芬芳:一种极好的发泄方式。

人们之所以说脏话,往往是由于受到了神经(大脑前额发育问题、精神紊乱等)、心理(人格特质、压力等)或环境(人、场景等)因素的影响,从而引起情绪唤起,应激水平提高。

而口吐芬芳,能够在这时满足个体内部或人际间的功能。

对于个体内部功能的满足,主要是以发泄情绪为目的。

口吐芬芳能够直接地宣泄情感,且代替了其他的发泄方式,比如使用肢体攻击伤害自己或他人。

②口吐芬芳,能提升疼痛耐受,还有减压奇效。

骂脏话是一种非常即时的反馈,能够降低身体的应激水平,增强了人们忍受疼痛的能力并减轻压力感。

③口吐芬芳甚至能带来积极的社交影响。

除了为个体内部带来好处,口吐芬芳还能实现人际间的功能。

④爱说脏话的人,其实更诚实。

人们普遍认为,爱说脏话的人是有品德问题的。

但是,一个人在其语言中使用脏话的比例越高,TA其实越诚实。

研究者分析,这可能是由于爱说脏话的人更倾向于直接表露自己的观点,较少欺骗或隐瞒。

 

为什么“辱骂”可以让人“心潮澎湃”?

脏话在语言中的使用比例与诚实程度呈正相关.

⑤说脏话还能强化团队合作的效果。

更有趣的是,研究还发现,在与他人合作时适当口吐芬芳,尤其是当大家使用同样的词汇时,能够让团队成员感到彼此之间更加亲密,并且提升团队的沟通能力和工作效率。

当然了,是不是看到这里的SMer肯定心想,既然这么多好处还这么爽,那让我们尽情地DT吧,别急,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下面要再说一说——

属性沙文主义

在如今社会中有许多男性仍抱有大男子主义的思潮,因此DT很可能被某些人假借着愉悦之名,而实际上成为了一种侵犯他人的手段。

一些人在性爱或者BDSM中,讲出羞辱性的DT,目的并不是为了愉悦,而是为了贬低另一个客体,从而获得强化自己“尊严”和“地位”的心理自尊感。

他们或认为某一种性别一定优于另一种性别,或认为某些属性一定优于另一些属性,而这种“性别/属性沙文主义”在现实生活中又难以找到支撑,因为这部分人通常是生活中的失意者,所以只好在性或者BDSM这种类角色扮演的活动中寻找一个“自愿”的客体,以满口的“贱货”、“操”、“废物”等等脏话来满足自己“强者”的虚荣心。

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现象,因为这种“属性沙文主义”混杂在为了愉悦而出发的DT中,时常叫人难以分辨,但其危害性不小,长久的灌输和洗脑甚至可以不可恢复地贬损另一方的人格和自尊。

希望大家在享受DT带来的愉悦同时,也能敏锐地分辨出这种人格贬损和属性角色否定,并及时地对TA说出,“CNMB!”

其他涉及话题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日常使用的脏话大多数词汇来源于女性和女性的性器官,哪怕是“卧槽”、“CNM”、“SB”的“B”,也是某个词语的委婉表达。

语言的使用者也许并没有贬损女性的意图,但语言本身依然带有这样的含义。

这就引出了非常大的话题——厌女。

原创文章,作者:灭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meng.net/33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