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性幻想”系列,BDSM中的“幻想者”是个怎样的存在?

“为庸常生活而歌,为赴死浪漫而活。”

在各大平台的评论区(SM相关),大家经常能看到“苦茶子”满天飞的情况。

类似于“主人确定不惩罚修勾嘛?”、“你的小狗狗在这”、“我需要被您牵”、“K9自觉点赞”等等等等,非常多,一段热度视频能有几万条苦茶子。

同时,也有很多“反差婊”仅限于线上,会明确“止于网”。

网络上“大放厥词”,现实中“唯唯诺诺”。这便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主题——fantasists(幻想者)。

在老账号介绍BDSM常见角色时,也有提到过“fantasists(幻想者)”。

BDSM人群中,幻想者占比非常的多,并且趋于低龄化。(低龄化问题我们明天来聊)

也可以这么说,每一位SMer都是始于幻想,有了幻想和渴望,才会有下一步尝试现实实践的考虑。

如何辨别自己只是一位“幻想者”,还是真的可以在实践中得到快感的SMer,这里先看一个案例。

一位“幻想者”的真实故事

一位来自北京的小贾同学向【训猫】诉说,她在童年时期就意识到自己有性幻想,但是她的这种性幻想与其他人相比有些特别。

那就是,她迫切希望自己被帅哥囚禁、鞭打和折磨,甚至渴望被囚禁一生,并始终认为自己会从中得到快感。

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对SM的持续关注,她尝试了SM线下实践。

然而,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事实出现了,当她在某位S的帮助下,真正体验囚禁、鞭打、绑缚等性幻想中的行为后,她却没能得到想象中的那种快感。

相反,这样的体验结果令她十分不爽。

在进一步的沟通下,【训猫】已基本排除由于S水平对实践活动体验感的影响。

所以,可以断定,这是一位彻底的“幻想者”。

这名同学自己说,事实上,她可能只是喜欢性幻想,而且仅仅是幻想一下,就可以比现实中真正的遭遇,给她带来更多的快感。

她的这一情况,并不是个例,很多SMer也都有着与她类似的情况。

例如昨天的推文“绿帽幻想”,很多幻想者进行绿帽实践后出现了后悔的情况;也有很多SP爱好者在实践后发现自己并不是真的想要“被打”,而是通过“被管教”的熟悉感来获取安全感,这个层面的心理分析暂不展开,以后另起专题来聊。

当然了,也有很多是由于S水平不足造成的体验感不好。

还有同学反馈过连续遇到了五个假S,导致被迫退圈,最终心瘾使她重新再次考虑实践。

字母圈“性幻想”系列,BDSM中的“幻想者”是个怎样的存在?

“幻想者”的类型

①仅通过小说、图片、视频来获得快感

这部分“幻想者”需要通过一些与SM有关的文学作品、视频作品来产生欲望唤起,在边意淫边自慰的过程中达到满足。

这也是很多收费女S不解,为什么有这么多口嗨的男M的原因。

男M在欲望唤起期间进行的预约,欲望消失后很大可能会“放鸽子”。

所以很多女S不得不收定金。

然后,便又出现了骗定金的情况…

②需要通过“网调”来获得满足

很多“幻想者”要通过网调来唤起并满足自己的欲望。通过做任务、语C等各种各样的形式来进行意淫。

相对于线下实践而言,“幻想者”认为网调有更多的幻想空间。上位者通过声音、文字、剧情、任务、管教等引导,让下位者达到颅内高潮。

网调的内容、分支、形式、注意事项等非常非常的多,毕竟网调是大多数SMer都进行过或期望进行的方式,以后开专题系列来聊,这里仅简单提及一下。

③其他

 

人们对于BDSM的幻想并不是千篇一律的,且不同性别、属性、项目偏好所幻想的内容也存在差异。

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幻想呈现方式,则不做一一列举了。

幻想进行BDSM的作用

BDSM逐渐走向大众视野,其中的支配与臣服(DS),以及因疼痛而感受到快感(SM)是人们最为熟悉的。

这也与电影《五十度灰》的热度有关,其中的男主角是一位施虐爱好者,正好遇到了喜欢受虐的女主角,他们的生活中有大量BDSM的相关内容。

对一些人来说,BDSM是一种逃离传统性别角色的方式。例如,有很多女性会想象作为控制他人的角色,而很多男性想象臣服于他人。

对另一些人,BDSM也提供了一种区别于当前的自我认知、逃离不安全感和焦虑的途径。

控制与服从的内涵

《欲望花园》中指出,人们的性幻想常常与“控制感”有关。

幻想控制,实际上是一种对关系中的权力的欲望。

幻想控制,可能与个人在日常生活中的角色有关。

平时在生活中受到更多控制的人,会寄希望于通过性幻想来平衡内心对于控制和权力的渴望。

也有些人认为,这种对控制的幻想是社会文化中暴力色情化的延伸,例如一些影视作品中暴力与色情的呼应,让人对暴力下的性产生了好奇和向往。

而人们对于“服从”的幻想,则包括了幻想自己服从于一个更有权威和统治力的对方、受虐或遭受性侵犯等等。

人们通过幻想服从,使自己感觉得以接近那个充满力量的、拥有众多资源和魅力的现象中的伴侣。

以服从对方来获得对对方的占有感,并且通过这种“占有”,感觉自己与对方共享了那种力量、资源和魅力,分享了一个更强大的个体的荣光。

很多人会误以为,既然幻想服从、受虐待或性侵,就意味着这个人本身是愿意接受被侵犯。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在想象中服从,这些人也会感受到自己是有主动选择的权利的。

TA们通过“主动服从”也能获得一种控制感。

因此,性幻想并不能作为一些恶行实施的借口。

上位者身份也并不能成为TA日常生活中道德失格的借口。

所以如果你需要判断,请认真体会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此外,控制与服从在性幻想中,从来都是一体两面的。

人们控制的欲望中包含着服从,而服从的欲望里也包含着控制。

如前文所述,幻想服从的人可能实际上是希望以服从获得控制感,而幻想控制则可能是为了平衡所作出的服从。

从心理分析角度上看,受虐恋等同于导向自身的施虐恋,那我们其实也能说,施虐恋就等于导向他人的受虐恋。

虽然这两种倾向都有分别存在的理由,但事实上,两者之间的接线并不明显;

虽然我们很难在一个纯粹的受虐恋者身上发现一些施虐恋的成分,但通常能在施虐者的身上发现一些受虐恋的成分。

一般人也总认为,快乐和痛苦是两种根本不同的情绪,但在虐恋中,是痛苦的经历所唤醒的情绪带来了快感,而不是这种经历本身。

所以,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找到什么能给你最大的快乐,并享受其中。

原创文章,作者:灭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meng.net/33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