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与生俱来的奴性丨关于“D2基因”

“强迫是一种低级控制手段。”

《美丽新世界》中曾描述过这样一个社会:那个社会的人被严格分为五个阶层,最高的阿尔法阶层从胚胎开始就注定要成为大人物,而最底层的埃普斯隆人,则被人工方式破坏了大脑,终生作为奴隶承受着繁重而乏味的工作,并对此毫无怨言。

在影视作品、小说中我们常会看到,邪恶的巫师挥挥手,大片的对手拜头沉浮,为虎作伥。如今,科学家真的发现了这种基因——“D2基因”。

字母圈与生俱来的奴性丨关于“D2基因”

什么是“D2基因”?

D2基因也叫奴性基因,是指由美国神经生物学家在恒河猴身上找到的一种叫做“D2”的基因,这种基因可控制动物性情、让其心甘情愿成为奴隶,而人类身上亦具有同样的基因。

D2是一种脑内多巴胺受体,而多巴胺是一种神经递质,其中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参与大脑的“奖励机制”,当它大量释放并与受体结合时会产生生物电刺激大脑中的奖赏部分,从而让大脑获得快乐和愉悦感。人类许多行为都是大脑奖励机制驱动的。

相关实验及结果:

美国神经生物学家的一项研究,通过控制大脑中的“D2”基因,把好斗的猴子变得完全听从指挥。

实验中,科学家先拿着香蕉训练猴子,让它们顺从指挥去“工作”。因为通常如果猴子认为自己的工作很快能得到回报(一根香蕉)的话,它们会很快速而且卖力去工作。

接着,科学家们人为阻断了“D2”的作用,这些猴子就变得在任何时候都任劳任怨地执行科学家给它们指派的任务,而忘记索取回报,连最爱的香蕉都忘了……

字母圈与生俱来的奴性丨关于“D2基因”

左侧为标记损毁脑区,右侧为不损毁的对照脑区。

随后,科学家还做了其他实验来证明——

为什么“奖励”会让人欲罢不能?

由于多巴胺的源头在大脑VTA,于是科学家让猴子按压控制杆,这个控制杆连接着电极,每按一下,电极会刺激猴子的VTA区,导致多巴胺释放,获得快感的猴子就会一直不停地按控制杆,而且越按越快,根本停不下来……

没错,工作狂就是这么来的。

奖励从来都是最好的动力。如果连续一个月“996工作制”,每天累成狗,除了工作没有任何个人生活可言,最终完成了工作任务。

老板夸你真厉害,还发了厚厚一塌毛爷爷,工资、加班费、奖金一样都不缺,然后还要当着所有同事的面表扬你,给你发奖励,立标杆,画大饼……那心情愉悦的程度甚至要比XXOO的时候好一万倍!以后工作如打鸡血,加班绝不犹豫,任劳任怨,只要奖励给足就行…啧啧,人类就是这么“贱”!

但是,如果大脑奖励机制出了问题,老板不给钱也一样“贱”!

继相关研究之后,那个发现猴子“奴性基因”的神经生物学家又参与了一项研究。研究表示,通过手术切除猴子的顶叶皮层,会导致猴子对不同奖励刺激的敏感度下降,猴子无法区分奖励之间的区别,无论收到什么奖励都会乖乖听从指挥。

字母圈与生俱来的奴性丨关于“D2基因”

实验逻辑:

视觉线索训练流程,猴子会被训练在出现不同颜色的线索模块式,选择触碰或不触碰按钮,选择正确是会给与甜水的奖励;经过多次训练后,当出现奖励性线索时,猴子后做出正确的判断而得到奖励。当损毁嗅觉皮层时,猴子在出现奖励性线索时,也不会因为期待奖励而做出正确的判断。

字母圈与生俱来的奴性丨关于“D2基因”

双侧嗅觉皮层损毁,脑区定位展示,以及脑冠状切面图

也就是说,如果把猴子换成你,老板一个月给你1元钱,你也会乖乖加班干活…因为你根本分不清1元钱与100万有什么区别。

考虑到道德、法律的约束,奴性基因在人体上的实验未能展开。但研究该基因的科学家明确表示,人类和猴子的基因有着高度的相似性,并断定人的大脑中也有类似的基因。

“D2基因”相关的一些现象:

①恋爱

处于热恋期男女之间的激情,也是因为互相能使对方大脑释放多巴胺,使人幸福感爆棚。如果牵着TA的手就像左手摸右手,那说明你俩不来电…

②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实际上,我们有理由怀疑,在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患者就是这种基因的影响。(PS:该综合征简单理解为受害者对暴徒产生好感。)

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中,患者虽然受到施暴对象的残忍对待,但是有一点点的优待比如提供了水和食物,患者就会感恩戴德。很多患者都会完全服从施暴者的安排,自发的维护施暴者的利益,甚至和施暴者结为一家。

虽然是一种精神疾病,但是为什么一些人在面对施暴者会成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患者,另一些则能保持清醒的自我,这从根源上很可能就是D2基因决定的。

因为人体内存在这种D2奴性基因,很可能患者体内这种基因容易失去作用,从而发病。

③其他

其他典型的还有吸毒、酗酒、抽烟、赌博、游戏、XXOO、SM之类的成瘾行为,这些行为会促进大脑释放多巴胺等“快乐素”,给人带来正常行为给不了的快感,所以容易成瘾。

通过现代生物学的基因研究,我们知道,很多事情都是由基因决定的。个人的智商是基因的控制,而天才是基因错排的结果。科学家还发现了一系列基因,分别与各种疾病、同性恋、酗酒、冒险行为、暴力犯罪等等有关。换而言之,我们的出生死亡、开心难过、七情六欲以及由此带来的各种有趣无趣都在基因的操纵控制之下。

字母圈与生俱来的奴性丨关于“D2基因”

一些争论:

由于这种技术能够不为人知地塑造大脑中的“奴性”,实验者的动机是否存在道德危险呢?

这些科学家称,这项研究的最初目标是要找到治疗精神疾病的方法。

“我们一直都在做决定,决定的因素包括:我们认为回报到底有多重要,以及我们得到这种回报要多长的时间。”

“意志消沉的时候,人们认为任何回报都是不值得的,所有的工作都显得太过繁重。而患上强迫症的人,尽管不停地工作,但永远也不会对他们所做的事得到满足。在大脑回路中,如果找到这种与情绪和回报有关的干扰,我们或许能够解除这些症状。”

通过控制基因永久改变人类行为,目前在学术上还太过复杂;而且即使在理论上,经过这种方法处理成“埃普斯隆族现实版”的人类将不能很好地工作。

作为工业奴隶,“他们将失去判断能力,如果在一条生产线上的任何人出现了问题,他们也无法明白自己的努力已经白费。”

科学家们普遍认为,这项技术也将作为一种高利润的增值服务首先出现在试管婴儿领域。

如果一切都由基因决定,那么基因又由什么决定?

自然是掌握了改造基因能力的科学家,这或许是一些专家大肆渲染基因决定论的根本原因。

但专家有意无意地夸大自己研究工作的重要性,实质上是不负责任地误导公众。

基因决定论的甚嚣尘上,也与大众媒体的推波助澜不无关系。

基因真有这么灵吗?

其实不然,除了极少数的遗传病是由基因突变引起的之外,其他大量复杂的疾病和诸多行为异常,都只能说与基因有着潜在的关系,从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后天环境的影响。生理的疾病和行为尚且如此,遑论更为复杂的心理和情感。

无限夸大基因对生命个体的决定性作用,让科学家代替了上帝的角色,其结果是让严谨的科学研究堕落成为神学的呓语,最终产生“科学蒙昧主义”。对人类发展并无裨益。

原创文章,作者:灭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meng.net/37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