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了个羊》游戏蹭疫情“羊”?其心可诛!

三年疫情,人们谈”羊”色变。

最近“羊了个羊”游戏火了,第一次听说“羊了个羊”时,还以为核酸检测又出“羊”了。

我以为这是我自己的感觉,不是。

周六,朋友沈阳的姐姐回国隔离释放了,我给沈姐接风。

席间,我问沈阳,你知道“羊了个羊”不?

朋友说,咋啦?谁羊了?

我说,没有人羊,有个游戏叫“羊了个羊”。

朋友说,取啥名字不好,非叫“羊”?听着怪吓人的。

朋友并不胆小怕阳,他说,“羊”了没那么可怕,但是羊了麻烦太大。

朋友母亲生病做了手术,沈姐春天买的机票,直到前几天才等到回国的航班。回来隔离“7+3”,西安7天,山东3天。

沈母去年冬天查出病来,想去北京做手术,去不了,北京在开冬奥会。

改去青岛,青岛也有好几波疫情封控。预定的入院手术时间改了两次。有一次都在去青岛的路上了,半路接到通知不能去,青岛出“羊”了…… 沈阳说自己都想改名字了。

我说,改成“沈阴”(呻吟)吗?

也许“羊了个羊”是薅羊毛的“羊”,但是,这个游戏能进入我的视野,完全因为疫情忌讳阳。

我从来不关注任何游戏,这是头一回。

朋友也说,这游戏名字实在可恶。

可恶的不只名字,整个游戏设计也很可恨。

游戏使用类似“砍一刀”的做法病毒式推广,玩者为了获取“槽位”(大概是过关工具),到处发送游戏链接。就跟“帮我砍一刀”似的,朋友圈,社交群里到处是“砍一刀”链接。

当年我被“砍一刀”烦的差点卸载微信,曾经退出了大部分的社交群。

羊了个羊游戏诞生在北京,也火在北方城市,京津冀地区名列前茅。好在山东玩这游戏的排名比较靠后,朋友圈和群里还算干净。

沈姐在瑞典,我问她们那里疫情什么情况?怕“羊”不?

沈姐说,没情况。

我问,你们做核酸不?

沈姐说,不做。

我问,那有感染的不?

答,有啊。同事基本都感染一了遍,有的两遍了。

我问,感染了怎么办?

答,在家隔离。

沈姐那里提倡居家办公,有同事喜欢到办公室去办公。如果感染了,就自觉在家隔离休息,不再去办公室。

我说,听你这么说,貌似也没那么可怕。

沈姐说,瑞典人口少,不像国内人口密集,传播风险大。可能是国情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吧。

原创文章,作者:灭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meng.net/51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