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无趣的人生,只有无趣的人

人活到一定年纪,对于「有趣」这桩事,要求会非常具体。

你去一家面馆,花17块,要一碗牛肉面,三五分钟端上来,瞄一眼,汤色浑浊。尝一口,味精隆重。筷子碰几下面条,你几乎完全可以确定,这些面条,死缠烂打,没一根长心的。这就有点无趣了。

街面上天天有商铺歇业关张,尘世里日日有男女老病生死,一个人动不动念叨生意难做,动不动吐槽时代喧嚣,这也很无趣。

若有一人,能将一碗牛肉面煮到近悦远来,令无数英雄尽折腰,能将一篇文码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不常吃,不常看,不常想起,不遮风不挡雨不能一劳永逸抵达彼岸,可是刻骨铭心,难以忘记。这就有趣了。

西村一80老头,每天杵一拐杖散步,总爱朝东村方向溜达。东村住一70寡妇,每次碰到80老头,每次总能巧遇80老头,每次都笑颜如花打招呼,声音脆脆的,门牙黑黑的:吃饭没,吃什么了,不行不行,应该怎么吃。这就有趣了。

英雄到老终皈佛。80老头每天有个70寡妇说说话,就跟小年轻读尼采一样。70寡妇每天有个80老头聊聊天,就跟旧中国抗美援朝一样。

有小年轻提问导演姜文,为什么你的电影拍到最后,总是独自一个人。为什么总爱搞得孤零零一个人?姜文说,「你不也是独自一个人吗?独自一个人有什么不好吗?」

有机会听到这样的对话,很有趣。年轻人嘛,不太能安静下来体会什么叫不便同行。不过这也没什么:有多大的屁股,穿多大的裤衩。不着急的。林语堂先生写过,「那些曾经在我们心里点亮过一盏灯、点燃过一束焰火的人,通常都在远方」。先生写这句话的时候,估计应该已经是40不惑了。

一个人活过「40+」,大概率是不会再猴急猴急赶路了,更大概率是看一切粗糙会慢慢变得精致,变得活色生香,变得意味深长……忙什么呢猛男?肉身这么烫,古书如此香,每天读10页,每回读10遍,多好啊,你试几回就晓得其中乐趣了。

人年轻时,往往嗜欲深,没办法,只好天机浅。莽夫,说干就干,多半烂尾,多半没干成,多半干不漂亮。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亲近妖魔鬼怪,不爱释迦牟尼。

要到了一定的年纪:下棋时不再乒乒乓乓砸棋子,啃甘蔗时嘴巴不再起泡,半夜起来撒尿也不着急睡有耐心临窗看白月光,有些话欲说还休的话想一想还是笑眯眯若无其事咽回肚子里头……当不满,愤怒,唏嘘,感慨,难过,悲伤都成了体力活,这家伙就开始有点儿意思了。

贾樟柯先生说,「我们都是环境的一部分,大多数人很难做超越自己环境的事。」

你喜欢一小盆多肉,你19天就将一小盆多肉养死了,然后你看着它,悼念它,阿弥陀佛哎,你我皆众生,这心意怎么就这么难相通呢?然后你开始忏悔,你就能慢慢体会人家说的「很难超越自己的环境」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金钟罩了。一衣带水,两个世界哦。

山本耀司说,什么是你自己?「自己这玩意儿,不可见。纠缠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能有所体会。」

所以跟或温柔或彪悍的苍生过招,跟一碗17块的牛肉面萍水相逢,跟80岁老头说说话70岁寡妇聊聊天,跟一小盆19天就直接去世的多肉做一次告别,跟你读过的书还有书里头那些依然活着或是已经死去的人们互通有无……你就会知道自己是什么。

每个人都会遵循自己的内心去连接「神」:有趣,有点儿意思,越琢磨就越觉得有意思,像颜回想起自己老师,「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就有点儿「神」了。

王国维先生说,「万事不如身手好,一生须惜少年时」。我连蒙带猜先生的意思,大约还可以进入另一种闪烁:一个人,一个活人,如果尚未断气,只要活得有趣,依然可以骚年。

有趣,就是在疼痛中,在荒芜里,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时刻,依然能够互相体谅彼此,互相悲悯对方,互相祝福,敬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生美好。

在此多变喧嚣时代,一个人可以不妄想独霸世界不贪婪敲骨吸髓之光荣,大约多少就会有点儿趣吧。

当你看到有趣、想想有趣、写写有趣的那一刻,有趣的种子就已经在滋滋滋开始萌芽了。

原创文章,作者:灭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meng.net/16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